第277期要闻聚焦赤子丹心映大地

追记河南省国土资源系统“优秀国土资源所所长”杨武伟

杨武伟在办公室置办了一套灶具,自己做饭。

赤眉国土资源所获得的荣誉。

从王庄村去往鱼贯口村的这条路,河南省内乡县赤眉国土资源所主持工作的副所长杨武伟曾走过无数趟,但这一次,他没能走完。

年4月1日14时许,独自驾车前往内乡县扶贫拆旧复垦点现场途中的杨武伟,突发心脏病失去知觉,一头栽倒在旁边的副驾驶座前,再也没能睁开眼看看这片他热爱的土地。

事发地赤眉镇鱼贯口村杏山沟是个只有六七户居民的小村子,地处偏僻,少有人来。待第二天清晨,村民发现他倒在路旁的车上,车仍未熄火,雨刷器不知疲倦地摇摆着(应该是他在倒下的瞬间撞到了雨刷器开关),在他的身边,是一份赤眉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和一台土地卫片执法平板电脑。

三天后,就是清明节。武伟走了,走得那么突然,同事、朋友、亲人及认识他的村民都不愿相信,武伟真的走了。

早春时节的赤眉镇,桃花开得正艳,而一个鲜活的生命猝然长逝,不仅成了内乡干部群众和所有国土人心头难以言说的伤痛,也让这座伏牛山下的小镇陷入了悲恸之中。

44岁,劳累过度,因病而逝。作为一名普通的基层国土资源管理工作者,他都做过哪些事,留下了什么,让那么多人感到惋惜和不舍?

“医院吧,光伏发电项目不能耽搁”,在生命最后的六小时里,他在随身携带的图纸上又勾了一个圈

“明天就要放假了,你今天去西边转一圈,看看有什么情况。”赤眉国土资源所所员张占盈没有想到,这是杨武伟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4月1日一大早,杨武伟就主动到赤眉镇政府去领任务,为光伏发电站选址。在他留下的土地利用规划图上,记者看到,用铅笔标注的琴溪、朱陈、齐营、韩岗等数个光伏发电村荒草地的记号跃然纸上,圈点相映、上下纵横,犹如一幅生动的“作战图”。镇长詹青浩告诉记者,作为覆盖全县的扶贫项目,赤眉镇共计划建7个光伏发电站。发电站选址要求严格,必须是朝南的荒草地,且不能离高压线太远。3月以来,杨武伟带着图纸,挨村去寻找合适的地块,初步圈定了30多块地,终于选好了4个点。

这天上午,杨武伟计划去王庄村踏勘选址。临出发前,他碰到赤眉镇村镇建设发展中心主任张青林,“哥,我最近头疼得厉害”。“医院看看。”张青林力劝。“等闲了再去吧,光伏发电项目不能耽搁。”杨武伟笑呵呵地摆摆手,上车走了。

然而,在王庄村的踏勘结果并不理想,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临近的琴溪村继续找,几经周折,最终确定了第5个光伏发电站的位置,他在随身携带的图纸上又勾上了一个圈,而这时已是11点多了。

还没来得及歇一歇,“滴”的一声,手机响了——“内乡土地拆旧复垦”   “年11月9日,我在赶往县城的路上,手机响了。电话里传来刘永亮急促的声音:‘不好了,有一头羊病了,你快过来看看。’我立即开车沿线折返。”

“年12月21日,如何处理村里的垃圾是我驻村以来始终在考虑的问题。”

……

付出这么多究竟为了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爱。”杨武伟曾在笔记本上,写下这行字。妻子王瑞说,武伟常念叨,自己一个穷娃娃能有今天,离不开国家和党的培养,唯有多干实事才是最好的回报。

很多时候,面对瘫痪在床的老母亲、下岗后辛苦创业的妻子和早产脑缺氧需要做康复治疗小儿子时,他只能默默在心里说一句对不起,然后继续忙碌,“咱是个党员呢!党叫干啥咱干啥,干啥咱就干好啥”。

“不得罪你,我就要得罪这里的老百姓”,大年初四他摸黑爬进驾驶室,一把拔掉挖掘机的钥匙

“武伟总是笑眯眯的,从没见他发脾气,天大的事也是呵呵一笑。”郭文霞和杨武伟曾在一个办公室里共事了好几年,在她眼中,性格温和的武伟虽然平时话不多,但工作起来特别有章法:“和大多数执法人员风风火火的形象不太一样,武伟总是说话不急不躁,走路不紧不慢,可再难缠的人到他那儿,几个回合过后也总是败下阵来。”

一开始,他总是很有耐心地告诉涉事者,国家相关法律要求是怎样的,正常的程序应该怎样走。遇到实在不听劝阻的,发现一次制止一次,只要没有整改拆除到位,就死死地盯住,今天来,明天还来,“没人犟得过他。”

然而,就是这位大家眼中的好好先生,竟然也有“发飙”的时候。

年大年初四,一大早杨武伟就接到了群众打来的举报电话,有人在杨店村的公路边占地建加油站。放下电话,他就赶往违法占地现场进行制止,当事人承诺不再建设。没承想,刚吃过晚饭,电话又来了,违建者想趁天黑蒙混开工。

“等建好以后再拆除就麻烦了。”到了以后一看场面杨武伟就火了,这分明是想打游击战,挖掘机、铲车、三轮车都在作业,当事人避而不见,施工人员不配合。再三沟通无效后,他示意同去的张青林引开司机后,瞅准时机三两下爬上了挖掘机驾驶室,一把拔掉了钥匙。

“晚上八点多,天已经黑透了,不知道他怎么爬上去的,拿到钥匙下来时,一不留神就从挖掘机上摔下来了。”张青林记得很清楚,停工后杨武伟又找到了当事人,责令其立即拆除已建部分,“不得罪你,我就要得罪这里的老百姓”。

“武伟调入赤眉所主持工作后,已经连续四年获得卫片执法先进单位。”内乡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黄橙红告诉记者,在自己分管的执法领域,杨武伟从来都是最让人省心的:全县16个乡镇每年下发的卫片违法图斑数量,赤眉所是最少的,年甚至没有一例违法图斑;每次整改行动中,赤眉所总是最高标准,最早拆除到位。

此外,据内乡县国土资源局分管信访的局领导李英锋介绍,几年来,在杨武伟的辖区,没有发生过一起涉地信访案件。

杨武伟是如何做到的?赤眉镇辖区面积.23平方公里,辖21个村,是一个山、丘、平原兼有的农业大镇,即使开车,一整天也巡不完一遍。“他是个工作狂,随时随地都在干活。”作为经常一起联合执法的好搭档,张青林了解得更多,由于违法占地建房行为多发生在节假日,杨武伟很少能安心在家过节。他的车上,除了规划图和卫片执法电脑,还堆着常用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文件资料,任何时候,只要电话一来,他就出发了。

出事前一天晚上,他还在跟妻子商量:“五一再给你修下水道吧,清明肯定是没空了。”妻子王瑞回忆说,每次提出让他歇歇时,武伟都会说,“歇不成,后面的工作还多着呢!领导把这摊子交给咱了,就要负责到底。”

这些年,为制止违法占地,他得罪过很多人。有人说:你真傻呀,为了公家的事,得罪那么多人,值得吗?他只有一句话:“我做的每一件事,要对党,对群众,对自己的良心负责。为了国家红线,值!”

“等我退休了,到时你好好歇着。”然而,他再也无法兑现许给妻子的承诺

“这是他应该做的。”采访期间,记者从武伟的妻子王瑞处听到最多的就是这句话。这一次,丈夫已经为工作用尽全力了。

结婚21年来,王瑞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但她少有抱怨。“他顾大家,我顾小家”,王瑞告诉记者,杨武伟去世后,家人去银行查了一下他的工资卡,余额仅有元。

在杨武伟的心中,一直觉得亏欠妻子太多,上班这些年,每月多元的工资,很少交到妻子手中。“说完全不怨他,也做不到,但更多还是心疼他。”妻子说,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武伟对自己非常抠门,从不乱花钱。

年10月,内乡县国土资源局在全系统公开选拔中层干部,杨武伟因成绩优异被任命为赤眉国土资源所副所长,主持工作。上任头几天,他叮嘱妻子帮自己置办一套炊具,“咱去就要扎着架子工作哩,不去给人家找麻烦。”

“一包方便面,几片青菜,煮煮就是一顿。”张青林也说,武伟的办公室里除了必需的座椅和资料柜,没有其他任何家具。

钱究竟用去哪儿了?“所里的车已经报废了,武伟每天开着自家的车巡查,每年好几千的油费就自己掏了。”妻子说,他是远近闻名的热心人,谁家有点难事,他听到信儿就上门了。

“妈,人穷志不短,这辈子就是再穷,我也不去占公家的便宜。”岳母说,武伟在世时和自己拉家常时曾说道。

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妻子王瑞开了个小吃店,没日没夜地忙,去年又添了小儿子,实在撑不住的时候也试探着问他:“要不你先停薪留职2年,等娃长大些了再回去继续干。”“那哪儿行!这是我的事业。”杨武伟的回答总是这么坚决,但又在心里偷偷疼着妻子,只要在家,不仅家务活儿全包了,还会偷偷定好闹钟,早上三点钟起床去店里帮忙,到点了再去上班。

“等我退休了,到时你好好歇着。”杨武伟深知妻子的不容易。

“好!那我老了,你养我。”对不善表达的丈夫来说,这就是最甜蜜的情话了,王瑞脸上佯装生气,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武伟为人孝顺,而且心细。他和妻子主动将鳏居的二叔接到家里来照顾,每天早晚,总是亲手把药和水递到老人手上。郭文霞记得很清楚,妻子王瑞早产住院时,医院陪着忙不过来,特定打电话交代大儿子:“你赶紧晾一碗开水,把二爷的药找出来,我已经分好包起来了,放在你二爷床头。记住,你一定要看着他把药吃了再去上学,别太烫了啊!”

杨武伟牵挂着的人很多,但在他的心里,却总是把自己放在最后。贾剑波回忆说,武伟的血压一直很高,打前年起就看到他车上放着电子血压计和降压药。有时身体不适,他也从来不抱怨,推说等工作忙完了再去检查。“像他这么干,能不累吗?”同事朋友们欷歔不已。

杨武伟永远离开了我们,在桃花盛开的季节,带着他无限的热爱和忠诚。

继内乡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黄橙红在第三期全省国土资源乡镇干部培训班上作了杨武伟同志先进事迹报告后,河南日报、南阳日报等媒体相继作了报道,人民网、新华网等网络媒体纷纷转载。

4月12日,内乡县国土资源局党委作出决定,在全县国土资源系统开展向杨武伟同志学习活动。5月3日,南阳市国土资源局党组下发文件,在全市国土资源系统开展向杨武伟同志学习活动,要求把学习杨武伟同志先进事迹作为“两学一做”教育活动的必修课。4月20日,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党组派人到杨武伟家中慰问,对其爱岗敬业、勇于担当、践行“模范国土”的精神给予充分肯定和赞扬。6月16日,中共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党组作出在全系统开展向杨武伟同志学习的决定,随后又追授他为全省国土资源系统“优秀国土资源所所长”,一股学先进、争先进、做先进的热潮正在掀起。

记者手记

“杨武伟有什么特别之处?”采访结束后,我数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也一直在寻找答案。是啊,作为一个最基层的国土资源所所长,一名普通党员,他似乎过于平凡,身上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标签,简历中也没有特别值得书写的重大事件。“武伟是个好人”,采访中,伏牛山下赤眉镇的乡亲们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相较于“忠诚”“干净”“担当”这些书面词语,“好人”是他们更加熟悉的话语,对应着的是那一件又一件刻在心坎上的事儿。在他们心中,杨所长是党员干部,更是任何时候都可以放心倚靠的人。

无论是对工作,还是对老百姓,杨武伟始终捧着一颗滚烫的心,无怨无悔。

“正在上班”,就在去世前约2小时,他留下了人生最后的4个字。

“人民给我发工资,我就要为人民做事”,说这话的杨武伟,又把工资悉数用在为人民做事上,去世后工资卡上仅剩下元。

然而,对于妻子和家人,他又有太多说不出口的愧疚。因为贫困户一句“有一只羊病了,你快过来看看”,他立即开车折返,而不满周岁的小儿子每隔一个月的康复治疗,他有时却不得不缺席。妻子的劳累和付出,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时常夜里偷偷定好闹钟,早上三点起来去店里帮忙。年春节,他用手机循环播放歌曲《老婆你辛苦了》,“等我退休了,到时你好好歇着”。

十几年来,他耗尽心力默默地守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做着那些“芝麻大的事”,究竟图什么?起初我有些不明白,于是追问他的继任者也是好兄弟王贺,“你们到底咋想的?”“既然干了这差事,就有份责任。”这位“80后”小伙子同样惜字如金。

然而,待我沿着杨武伟生前曾经奋斗过的足迹一一走过时,心中便有了答案:在他一把拔掉挖掘机钥匙的地方,违章建筑早已拆除,旁边就是地质灾害隐患点;昔日杂草从生的荒草地,如今已经化作蜿蜒的梯田;由于引进了光伏发电项目和养殖项目,全镇许多贫困户直接受益并成功脱贫……

“总有什么会在天空留下,就算风雪交加风吹日晒;总有什么会在历史留下,即使坎坷艰难生活如海。”武伟在笔记本上写下的这句话,不就是最好的回答吗?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6月16日,我来到杨武伟倒下的桃树林旁,果实早已摘下,而成群的蝴蝶却萦绕在此,久久不散。“那一刻,桃花绚烂,应该就是他眼里最后的赤眉吧!”

1.你可以点击右上角分享按钮将它转发出去,传播一些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信息。

2.如何分享:点击文章右上方的或分享图标→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的朋友一起共享资源!3.官方网站:







































北京中科医院是骗子
北京治疗白癜风疼不疼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qqmxb.net/xhrbnr/8196.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站简介 广告合作 发布优势 服务条款 隐私保护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